宁负时光不负你_第一章 十年不见,你还好吗

2017/8/16 22:42:57 | 作者:从余东风 | 电子游戏娱乐网首发

宁负时光不负你_第一章 十年不见,你还好吗

作者:徐东风

苏夕在大洋彼岸的夜晚惊醒,看着沉寂的手机上,一串来自中国的陌生号码,不由地,背上全是冷汗。

“喂……”喉咙生涩地难受。

“西西?!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那头的陈晓羽,惊喜地尖叫。

“请问你是?”苏夕心里松下一口气,明知故问。

“臭丫头,我是大羽,你忘了我吗?亏我想了各种办法找你,还好在罗妈妈这里,有一串你的号码,我试探着打,没想到真的是你!”

晓羽轻而易举就找到了苏夕,吓得苏夕立马坐了起来,“啊!大羽,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婚主义的罗妈妈要结婚了,就下个周末,你不在国内,我们每年都去看她的,今年终于打算结婚了。我作为语文课代表,在召集同学,你回来吧,你不想我吗?”

沉默着,苏夕喉咙好像打了结,颤抖地打开了床头的灯。

地下室的房子潮的很,只稍微挪动一下,得了关节炎的膝盖就阴冷地发痛,心里“嘶”的一声,苏夕不争气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晓羽消化掉苏夕的沉默,用俏皮的语气哀求着,“西西,我真的想你。那一年你走后,我和好多人打听你,这些年,我找过你,可是从来不知道你去了哪里。现在能联系上你,我觉得你也该出现了不是吗?”

晓羽顿了顿,“你不要担心,陈岩他也不在国内,我联系过他,他说他在国外,这次是回来不了的。”

吸了吸鼻子,苏夕终于做出了决定,“嗯,我会回来,到时候你来接我,大羽。”挂断后苏夕使劲噎回眼角的眼泪,那一夜,苏夕没有睡着,直到下飞机的那一刻,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活了过来,又好像死了过去,反反复复的。眼前的人潮让苏夕感到越加熟悉,有点慌地戴上了墨镜和帽子,身后有一个人接过苏夕的行李。

苏夕不敢回头。

“西西!!你真的回来了,想死我了。”

心里的那股郁结一下子散了,在晓羽的熊抱里,苏夕落下了十年里,从未如此利落的眼泪。陈晓羽带着哭腔,擦着苏夕的眼角,“这次回来,就别回去了,美国的东西,哪有咱的撸串火锅好吃呀。你看你,脸色白的,印堂发黑,肯定都在那里给潮的。今天去我家,我们就去楼下吃火锅,牛肉,鸭肠,平菇,腰片……”

听着大羽的菜单,苏夕噗呲就笑了出来,“你当我是猪啊,我已经订了酒店,不麻烦去你家了。”

晓羽习惯苏夕眼下熟悉不过的生分,苏夕以前便是这样,不太爱去别人家。兴许是寄人篱下久了,反而更喜欢一个人的空间,晓羽也不跟她拗,拖着行李,只问,“那我送你去酒店总可以了吧,然后就在你酒店附近吃个饭,西西大小姐,十年不见,你要是继续这样冷漠,我怀疑你是不是有了新欢了。”

苏夕宠溺地撇撇嘴,“我订了城南的酒店,还有城南你最喜欢的火锅店,炸毛羽。”

陈晓羽护着苏夕往酒店走,离机场有大半个距离,她知道,苏夕的家就在附近,她知道,陈岩的家在城北,她知道,所有的回忆,都在城北。

所以,她不问苏夕,也不恼,只陪着苏夕,舍近求远,故意绕了城市一大圈,直到夜色袭来,灯光弥漫,接近一个多小时,才到达酒店门口。

第二日早早地,苏夕和晓羽就又兜了一大圈去到了城北。婚礼就在学校举行,罗妈妈曾经为了学生,发誓不谈恋爱不结婚。

渐渐地,同班同学都有了孩子,这个不婚主义,终究还是找到了爱情的坟墓。远远地,苏夕看到很多熟悉又叫不出名字的面孔,所有人都在翻了新的操场上布置着,远远地审视了一遍,苏夕安心地跟着晓羽走上了梯子。

学校门前有一排很长的梯子,那时候总是觉得好长好长,如若是快要迟到,恨不得天下掉下一个陨石,将这排长梯砸个粉碎,今日却三两步就走到了尽头。一如苏夕十年的岁月,她走楼梯的时候,那样酸涩地回忆,鸵鸟似得十年,除了一个个寂寥黑暗无尽的夜晚外,就是如同行尸走肉的上下班。

她有些后悔,特别是看到郁郁葱葱的大树,被雨水冲剐腐蚀的雕像,和那些叫不上名的人的笑容。她后悔,她为什么要离开这样的地方,一声不吭,整整十年。

晓羽笑了笑就离开部署去了,苏夕在展板上粘着气球,俯下身子的那一刻,远远地,她看到一人试探性地看着她,等到他们四目相对时,那人红着眼,离自己越来越近。

苏夕丢下气球,刚吹好的气球,随着惯性,无奈飘去空中,苏夕穿着不合脚的高跟鞋,奋力地往下跑。

陈岩在离苏夕不远不近的地方,不敢全力追,又舍不得,恼怒着,“苏夕,你慢点!苏夕,你小心点!”

苏夕更慌了,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钻进了出租车,坐稳后才小心翼翼地往后望。只看到,陈岩无奈又懊悔地追着车,然后,慢慢地,视线里就再也没有了陈岩。

这一幕,就如同十年前,那个仲夏之夜。

十年前,那个夜晚,陈岩捧着的玫瑰花都散落了一地,他拼了命在车后面追,苏夕只是哭,她恨不得让司机停下来,可是她还是选择了逃避,这一逃,就是十年。

苏夕擦了擦眼泪,曾经的一切,都好像清晰又朦胧地出现在眼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