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胜博发游戏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胜博发游戏_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二十七章 首次家暴

时间:2017/8/16 6:08:11    阅读: 40次    来源:bet365手机版下载

2月14日一早,鹿湾各个花店的员工就开始在大街小巷的办公楼里快乐地穿梭,空气中似乎都飘着玫瑰花和巧克力的香味,看着周围人脸上流淌的喜悦,梅子心底充满了苦涩,却由衷地为他们高兴。

下班后,一对对夫妻或情侣双双手拉手满脸幸福地走进饭店,所有的饭店都人满为患。服务员们忙的脚上像踩着风火轮,嘴里不时为顾客的报怨之声道着歉,脸上却是甜美的笑容。

梅子独自徜徉在街头,看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以及远处如繁星般闪烁的万家灯火,知道这些灯火中没有为自己亮起的,自嘲地勾起唇角,无聊地猜测起家家户户灯光下氲氤着怎样的故事,嘴里却喃喃地念起朱自清那句:“快乐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回到家后,她沏一杯香铭,握一卷书,沉浸到自己的世界中。突然听到敲门声,乍然还神,看一眼时间,心不由一紧,跳的速度加快了一点,带着自己的猜测,从猫眼往外一看,果然是蒋伯同。

当一身寒气的蒋伯同站在她面前时,她努力想保持面无表情,唇边却不自觉地溢出了一丝笑意,一阵暖流涌上心头。

看着梅子的笑容,蒋伯同一动没动定定地凝视着,很久没有见过她这么美丽的笑容了。突然,他长腿一迈,跨进屋内,一把把她揽进怀里,胳膊紧紧地圈着,越收越紧,像是要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去。

脚在身后一勾关上了门。

梅子怔了怔,也伸出手去抱住了他的腰。脸俯在他怀中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休息日。

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怀中的她却没有看到。

他轻轻推开她,解开大衣的扣子,从怀里拿出一枝玫瑰花,递给她说:“老婆,节日快乐!”

鲜红的花瓣层层叠叠,微微下卷,边上泛着粉红,覆着茸毛,在灯光的照射下,光泽又明亮,似含着晶莹的水珠,勃发着一派生机,散发着阵阵诱人的清香。

刹时,梅子的心颤了颤,眼中潮起,拿过花转身找来一个瓶子,装上水把花插进去。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花。

蒋伯同过两天要去河北学习半年,今天是情人节,他就请假回来了。他站在门口没有动,静静地看着找瓶子插花的梅子,突然说:“我陪你出去走走吧!”今晚的街上很热闹,他从来没有陪她上过街。

梅子想了想,点点头,穿好衣服与蒋伯同出了家门。

因为节日,街上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人都神态祥和,买过家里必需的生活品,很多人还给孩子买些零嘴,商贩们的生意好,满脸笑容眉头舒展。相识的人笑语嫣然地互相打着招呼,问候着彼此的近况。虽然喧闹纷杂,却充满了烟火气息,显得一片温馨。

两人常被人潮挤散,蒋伯同索性握住了梅子的手,牵着她,在街道上胡乱走。

走到步行街,他们看见一群人围得密密实实,只听到人群一会大笑,一会惊叹,一会高喊“中,中。”听得人十分好奇,他们也挤了过去。

挤到跟前才发现一个圆脸面目和善、身材胖胖的、穿着邋遢但头发却十分蓬松黑亮的50岁左右的男子,和一个五六岁儿童的身体顶着个大大脑袋的侏儒在与围观的人玩摸奖游戏。

他们放了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放了20只乒乓球。其中5只乒乓球上写着中,每10元钱摸一次,摸着中的人他们给20元钱,不中的人可以领一瓶洗发水走人。

一轮人玩完,胖胖的男人抱拳给围观的人鞠个躬笑眯眯地说:“各位大爷大妈、大哥大姐、弟弟妹妹们,我们不是骗子,是一家残疾人福利工厂的推销员,这是我们的工作证,大家可以看看。”说到这他拿出两张工作证举到大家眼前让大家看。

然后,他两眼潮湿地继续说:“因为我们厂里大部分是残疾人,缺少资金,没钱给产品做广告,我们为了厂子的生存,为了给那些残疾的兄弟姐妹一个自食其力的地方,只好走街串巷搞推销,大家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

“我们厂是生产洗发水的,我们的洗发水是用生姜生产的,大家都知道生姜有促进血液循环的作用,有利于头发生长,所以对于脱发秃顶的人有很好的效果,并且洗完后味道好闻头发蓬松黑亮,不信你们看我的头发。”说着他还撩了撩自己的黑发。

一些头顶头发比较少的人将信将疑地看着胖男人,一些人跃跃欲试,一些人说:“去试试吧,不中就当支持残疾人事业,也算是做善事了。”

很多人都举着钱挤到了摸奖箱前,没中,有人不服气地再掏10元钱继续摸,其他人不遗余力地起哄,这里的热闹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观看。

最后,绝大部分人抱着一瓶或者两瓶洗发水表情复杂地离去。蒋伯同也去摸了两次,拿了两瓶洗发水回家。

睡觉前,蒋伯同洗完澡后,梅子去洗,发现那两瓶洗发水躺在垃圾框里,她好奇地拿起一瓶挤了一些洗发水在手上,一股刺鼻难闻味的气味瞬间冲进鼻孔,她赶紧扔了洗发水,然后搓了搓手上的洗发水,却连一丝沫子都没出。

半年后,蒋伯同学习完归队,请了探亲假,于星期六晚上回到鹿湾的家中。

第二天早上,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梅子,睁眼看到的是蒋伯同的胸膛,听到的是他均匀的呼吸声,人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她的手很自然地搭在他的腰间,她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睡姿。

午饭后,他们接到蒋伯同母亲打来的电话(在蒋伯同的再三要求下,梅子花了2000元钱安装了一部电话),说她第二天搭一辆便车来鹿湾。

这个消息让梅子很纠结,婆婆来干什么?

他们赶紧上街去买了一个大床回来,放进小卧室,还买了床上用品回来洗干净凉上,为婆婆准备好一切。

第二天中午,梅子忽忙从单位赶回来,为婆婆准备午饭,等了一中午,却没有见到人。

打电话回去,公公说车晚上要赶回去,所以一大早就走了,按时间算,应该到鹿湾了。

得到这个消息,蒋伯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房子里团团转,不停地打电话,给父亲打,给姐姐打,给司机家打。

梅子不断地劝他不要急,不会有事的,可能有什么事耽误了,耐心等待。

她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仍然过十分钟打一遍电话,不断骚扰着大家。梅子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碰见事情是这样处理的。

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就说:“你不要不停地打电话,这样做于事无补。说不定什么事也没有,一会儿就到了。就算真发生了什么事,你这样打电话也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焦急不安,何苦让大家与你一起承受这种不安呢?”

听了梅子的话,蒋伯同放下电话,转身怒目圆睁地瞪着她,“啪”的一声脆响,梅子的脸上已经一片灼痛,本能地捂上脸后退了一步,惊恐地盯着他,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就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中,也不应该伸手就打人吧?

眼中升起了雾气,雾气中她仿佛看到小时候,父亲打母亲,自己躲在角落吓得缩成一团的场面。

慢慢雾气散去,汇成点点火星,射出一支支利剑,直指蒋伯同,蒋伯同目光躲闪着讪讪地说:“我妈无音讯,我着急,谁让你在那里罗嗦个没完。”

闻言,梅子眼中的火星窜到了头顶,燎原成一片火海。自己明明在不停地安慰他,劝他不要着急,告诉他使用不当的方法会造成更多的人焦急不安,于事无补。

就算自己错了,也不该伸手就打吧,他当自己是什么?她恼怒地伸手拿起地上的一个小凳子,冲向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是想吓唬一下他,让他明白,老婆不是用来打的。

蒋伯同劈手夺下梅子手中的凳子,恶狠狠地砸向她的腿。她在痛呼声中倒在了地上,眼泪涮涮地流下来。她抬头伤心绝望地看了他一眼,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瘸着腿默默开门离去。

到了单位,同事问她,“你腿怎么了?”

她掩饰地说:“刚才上班晚了点,慌慌张张出门,不小心一脚踏空,滚下楼梯摔的。”

“啊,有没有事,去医院看了没有?”

“没去医院,还能走,应该没大事吧。”

“最好去医院看看。”

梅子在同事的关心下,抽空去了趟医院,没有伤着骨头,只是伤了肌肉。

从医院出来后,梅子拖着一条伤腿,不知道去哪里,走了一会儿,实在痛的受不了,只能回家。

一进门,蒋伯同就冲过来问:“梅子,你去哪了,我想出去找你,又怕我妈来了。”没有问她的伤怎么样了。

梅子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挪进卧室,脱了衣服上床躺下。

迷迷糊糊中听到蒋伯同的说话声,“妈,你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到,我都快急死了。”尾音已带了哭声。

婆婆心痛地安慰道:“儿子,没事,车在半路上坏了,好不容易修好,所以现在才到。”

蒋伯同跑进卧室,打开灯兴奋地喊道:“梅子,快起来给我妈做饭,我妈到了。”

梅子本不想理他的,想想婆婆那么大年龄坐了一天车,天都黑了才到,怪辛苦的,只好爬起来去做饭。

晚上蒋伯同心情大好,给梅子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担心我妈的安危,心乱了,才做出了不理智的事。”

对于蒋伯同的动手打老婆,梅子没有办法原谅他,琢磨着是不是可以以此为由离婚。

不想让大家难看,更不想让蒋伯同的母亲认为自己是没有分寸的人,所以梅子忍下一切,伺候他们母子。

三天后,婆婆提出回家,蒋伯同送她回去。

当房子里终于只剩自己一人时,梅子松了口气,又可以过自己的生活了。

打扫卫生收拾东西时,梅子看到了床头柜抽屉里的避孕药,想起这几天又是生气又是忙,忘记吃避孕药了。

不禁跺了跺脚,喃喃自语“惨了!惨了!”随即又胡乱地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两天后,梅子下班回到家,见到了蒋伯同,没有正眼看他一眼。他与她说话,她不声不响地别过视线,倔强地默默与他较劲。

他做的事,太伤她,连个说法都没有,她如何过得了自己心上那道坎?

他到底懂不懂,肌肤的疼痛永远都没有心里的伤更痛。

无论怎么哄,她都不理,他情急之下采取了蛮横的手段。

抱住她吻她,她挣扎,挣扎,不停的挣扎。她越挣扎他吻的动作越发狂乱和急切。

趁她不注意,宽厚的舌穿过她那洁白的牙齿,勾住她的舌,尽情缠绵。

四片唇瓣相贴,注定一发不可收拾,他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瞬间崩塌,脑中只有一个声音,“要她,要她……”

大掌亦开始随着脑中的思维而移动,伸入她的衣襟……

她在理智还没有完全崩塌之前,狠狠的合上两排整齐的牙齿,直到口中渗入了血腥味,才松开了他的舌头。

“呃……”他闷哼一声,待她的牙齿放过他的舌头后,他竟是没有撤离,开始越发疯狂的蹂躏起了她的唇,好似报复一般。

伸手去脱她的内裤,她双手死死抓住,不让他脱,拉扯中他眼中的怒火更盛,突然两手扯住内裤,用力撕成了破布……

等他离身,她穿上衣服跑出了家门。

他墙暴她,婚内墙暴。认清这个事实,梅子心中万念俱灰,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走,好累,好累。

路边家家户户透出的温暖灯光,衬得她脸色更加苍白木然。抬头,看向星空,夜幕低垂,星罗密布,如此星辰,如此美丽的夜,她似乎又没有了可去的地方。

最后,她来到了离家不远的植物园,找了个椅子坐下来。行人渐少,车辆渐稀,夜已很深,她仍然像雕像般坐在那儿,仿佛失去了知觉和意识。

当她有意识时,人已经在家里了,是蒋伯同把她找到,抱回了家,放在床上,给她包裹上毯子。

转身出去,一会儿揣来一盆热水,将水盆放好后,拿过一条毛巾,仔仔细细的浸湿,拧干后,走向她,想要给她擦脸。

“不用了,我自己来。”她躲开他伸过来的手,蹙眉道。

“好。”他也不强求,看着她自己擦完脸和手,接过毛巾,走回水盆边,端着水盆出去,全程竟是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这一系列的举动,就像一个默默无闻的佣人般,干着自己该干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的理睬。

没过多一会儿,他又端了一盆热水回来,放在床边,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洗脚”。

她不理他,他却抓着她的脚脱去袜子,放入了微烫的水中。她走了很多的路,脚真的很痛,也就没有再抗拒。

梅子开始与蒋伯同冷战。

蒋伯同有时晚上也会对她搂搂抱抱,却没再有进一步的亲近。纵使,他已经浑身滚烫,却仍旧压抑着不敢碰她。

他知道,她心里有解不开的结,所以他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用强。

版权作品,未经《胜博发游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胜博发游戏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